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赛车 > 我们又是冠军! 电竞你在中国真的不配有姓名吗?

我们又是冠军! 电竞你在中国真的不配有姓名吗?

时间:2019-03-25 16:56  来源:bt365官网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在首日比赛后,韩国队中单李相赫(Faker)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听说比赛会在国家电视台播出,所以很想赢。”但在中国,虽然亚运会的独家版权在央视手里,却因为广电总局重新印发的《未成年人节目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电子竞技项目的比赛始终还是没能登上大雅之堂。比赛当日不断有粉丝在微博询问:“哪里能看直播?”,最终选手简自豪(UZI)的粉丝整理了一份比赛直播地址,而几乎无一例外这些地址都需要翻墙观看。国内的电竞迷一边羡慕韩国粉丝可以在国家电视台观看比赛,一边在微博自嘲:“你是在阴间看的直播吗?”

我们又是冠军! 电竞你在中国真的不配有姓名吗?


在电竞迷看来,电子竞技项目首次出征亚运会是值得庆贺的历史性事件,上一次电竞迷欢呼电竞与传统体育之间的界限越来越小还是人皇sky入围劳伦斯最佳非奥运动员。12年过去了,尽管电子竞技在年轻人中的号召力几乎已经碾压传统体育,但似乎在主流媒体中,电竞始终没能拥有自己的姓名。

那些年受过的误解却是王思聪的梦想

英雄联盟战队RNG的明星选手简自豪(UZI)曾在一个采访中说自己小时候沉迷打游戏,父母经常要去网吧抓人。在最初收到英雄联盟职业战队的邀请时,简自豪的父亲对儿子的前途非常担忧,孩子高中还没上完就要靠打游戏为生了,但最终没能说服儿子的简爸爸只能让儿子去试一试。这一次放手成就了传奇选手UZI,他是目前英雄联盟世界范围内最知名的选手之一,每次世界大赛前的选手采访都会被其他选手评为最强ADC。

我们又是冠军! 电竞你在中国真的不配有姓名吗?


同样不被理解的窘境,在其他职业选手身上更加明显,上海newbee俱乐部的经理佟鑫曾在去年年末懒熊的体育峰会中接受网易体育的专访时说,俱乐部成立初期,选手的父母曾数次上门要求自己放了孩子,为佟鑫“出谋划策”:“你就跟他说他不是这块料,让他自己走就完了。”甚至有职业选手谈恋爱,女方父母一听说男方的职业是电竞选手就很强硬得要求女儿立刻分手。佟鑫不得不周旋在家长和选手之间,尽全力留住好苗子。

在绝大多数中年人心中,电子竞技就是打游戏,职业选手与街头混混无异,都是不务正业无所事事、成绩差不学好的混子。但随着用户基数的不断扩大和资本入局,年轻人已经把电子竞技当做一个可以月入10万的新兴职业,甚至一份梦寐以求的职业。

在中国,无数游戏青年的终极梦想就是成为职业选手。两周前,IG战队创始人王思聪终于得偿所愿以职业选手的身份登上LPL(国内英雄联盟职业联赛)舞台完成了自己的首秀,尽管职业选手王思聪的表现实在差强人意,但无数关于王思聪和这场比赛的话题登上热搜。赛后王思聪以选手身份接受采访直言这次尝试是圆自己的一个梦。

王思聪以职业选手身份出战联盟比赛。


王思聪以职业选手身份出战联盟比赛。

而然在上升到职业的程度,与传统体育无异的是,职业选手与普通人的差距是巨大的,水平中上游的王思聪在职业赛场上也只能被群嘲,在中国庞大的游戏人口中能上升到职业选手这个金字塔顶端的人群不足1%。跟传统体育同样的还有高强度的训练,一个职业足球选手每天训练的时长大约在2小时,乒乓球运动员每天的训练时长在7小时左右,而电子竞技选手的日常就是吃饭睡觉训练,训练赛通常安排在凌晨,训练赛结束之后选手有时还会去韩服打rank算作加练,统统算下来之后一个电竞选手每天训练8——10小时是常有的事。这个训练还伴随着高强度的赛程:国内的联赛、洲际赛、世界赛、邀请赛、杯赛。电竞社区伐木累的创始人周豪曾对网易体育说电竞选手绝大多数都很单纯,有些甚至与社会脱节。

但同时,作为普通受众,尤其是低龄受众,电子竞技有它的原罪,且不论游戏中暴力血腥的场面。在行为引导上,喜爱足篮都能引导你运动,至少起到了强身健体的作用;但拥有电竞梦想又苦不得志的人大有人在,这里必须说明一个残酷的现实,成为职业选手更多的是靠与生俱来的天赋,期望苦练成才的人多数只能赔上自己的健康甚至未来。

资本入局 电竞入亚是必然趋势